13394118_540291199483177_2865252985599413393_n.jpg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loventu/posts/540291199483177:0
我覺得講的不錯,但台大王泰俐教授卻持不同觀點

葉教授主要講下面這三點:
1. 請不要成為只懂專業,其他都不懂的貧乏之人(呼應愛因斯坦說:"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")
2. 請不要為一時過關而做出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 
3. 請正視自己缺乏失敗的勇氣與再爬起來的韌性
--
1.大學時的一位室友,他就像葉教授所說的,貧窮到只知課業,
  畢業後,他就消失了,希望他像葉教授一樣,最後能有所覺悟。
2.國小時,我也曾作弊,不過我是把我的考卷給同學阿力看,
 他考了很高分,還到處跟同學吹噓
  之後其他同學告訴老師,於是下一次段考,老師就把我和那位同學給抓出來,
  我和阿力被打還被罰站,數學那科0分
  至今仍印象深刻
3.面對自己的興趣或目標,過程難免有失敗,不要害怕失敗
--
【題目】愛因斯坦說:「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。」這句話的涵義是: 
(A)專家像狗一樣,必須經過長期的訓練,才能擔當大位 
(B)只要認真訓練,即使是狗,也一樣能夠成為專家 
(C)專家只知做研究,而比不上狗對週遭事物的關心 
(D)專家只精於一藝,若欠缺人文素養,就與訓練有素的狗沒有兩樣
【答案】(D)
【解析】
意指僅僅鑽研特定領域,卻對其他事物一無所知的人。
換句話說,就是只會做研究而自己卻對社會所知不多、缺少連結的高知識份子。

出自《陳之藩的哲學家皇帝》 
愛因斯坦說:「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?」
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,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,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。
民主,並不是「一群會投票的驢」;
民主確實需要全國國民都有「哲學家帝王」的訓練。
在哲學家帝王的訓練中,勤苦自立,堅忍不拔那一部分,美國的教育與社會所賦與青年的,足夠了。
而在人文的訓練上卻差得很多。
--
【葉丙成教授:人生最該追求的一張標籤就是自己的名字】

校長、各位院長、各位師長、各位家長、及各位即將畢業的台大同學們,大家好!

在台灣,長輩們常愛跟跟年輕人分享自己是如何成功的。
但成功往往是需要許多主客觀因素的配合、甚至還有一些運氣的成分。
光聽別人談如何才能成功,對年輕人的幫助是很有限的。
因為要複製別人的成功是很難的。
複製成功經驗很難,但要避免跟別人有同樣的懊悔,卻是比較容易的。因此我認為對學生有幫助的,不是去談「如何成功」,而是把自己三十年來的失敗、懊悔、不足的地方,跟同學們分享。

今天的演講很不同,我不是要談如何成功,而是跟各位分享從台大畢業這二十年來,我所遇過的挫折、懊悔、與不堪。
希望能讓各位比我自己早二十年就感受到這些,進而對人生道路有不一樣的思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該從哪談起?
就從我當年離開台大後出國唸書遇過的最大挫折談起吧!

我在美國留學跟別人不一樣。
大部分台灣人去美國都是跟台灣人結群;你們住哪我就跟著住哪,修什麼課我就跟著修什麼課,分組沒?我們一組。吃飯沒?我們一起吃。
整天都跟台灣人豁在一起。
但我在這件事情上比較不一樣。
我認為我去美國留學就是應該要學美國的文化,學怎麼跟美國人打交道。
因此我在美國就刻意唸書組 study group 時,都跟美國同學一起。

在那時候我有一群美國同學跟我一起唸書。
因為我數學還不錯,所以常常都是我在教他們。
我也不以為意,就盡量幫忙,後來交情就變的很好。
其中有一位美國朋友就跟我說,這個周末他跟他太太要開派對,他想要請我去。
那時候我整個星期都很興奮,因為在那邊台灣人和美國人有交情的很少,而交情好到人家願意家裡開派對請你去,更是不容易。
我非常的期待想去美國人開派對是什麼樣子。

好不容易熬到周末,就很興奮去人家家裡開派對。
結果發現人家在聊天時我都插不上話。
人家聊職業運動,我因為沒有特別關注職業運動的新聞,所以插不上話。
人家在聊音樂,那時候小甜甜布蘭妮很紅,我也聊不上話。因為在讀書的時候,我一直認為流行音樂是靡靡之音,不該浪費時間在這上面。
人家不管聊什麼,我都插不上話,感覺很無力。

後來好不容易有一個我們一起修課的同學,來到我旁邊的桌子倒飲料。
我想說這是個好機會,看能不能跟他對話一下。
我想了半天,人家飲料都快倒好了,我還是想不到講什麼。
最後,我竟然跟他說:「今天老師教那個傅立葉的轉換,好像很難齁?」

那位同學聽到後,用著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。
接著馬上說:「那個誰誰誰叫我,我過去一下,等下再回來找你喔!」
結果,那天晚上他都沒有再來找我聊。
想想看,在一個派對裡,居然完全找不到話題跟人聊,只能拿傅立業轉換拿當話題。
那個當下,我覺得自己很可悲,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個非常貧乏的人。

但貧乏還不是最慘的。
一般在美國社交化是這樣,如果沒話講就罷了,至少要能喝酒跟大家一起活絡氣氛。
結果當人家來找我乾杯跟我說cheers的時候,我對他們說:「對不起,我對啤酒過敏!」
美國人聽不敢置信的說:「what?」他們很少聽過有人這麼遜,居然對啤酒會過敏的。因為我老媽覺得好學生不能喝酒,所以從小到大我都很少喝酒。所以只要喝一點啤酒就起疹子。連酒也沒辦法喝,這下子大家真的放棄跟我交流了。

因為這次派對的經驗,那時的我第一次發現自己對這世界是多麼的不了解。
無法與人溝通,也喝不了酒,讓我完全缺乏在這個社會生存的必要技巧。
原來過去十幾二十年只專注課業的我,竟然窮得只剩下傅立葉(只懂專業知識)!

悲憤的我,一回家就決定要馬上改變自己!於是發憤連喝了兩個禮拜的啤酒,直到自己不會出疹子為止!

我常都跟學生說,我現在進入中年,有機會接觸到許多成功的人。
這些很成功的人,我發現他們都有共同的特質,就是每個人都很有魅力,也就是所謂的 Charisma!
這些人的魅力不是來自他的長相,而是來自於他們的言談,他們的言談會吸引旁人想聽他們說話

他們這個魅力,往往是因為他們是豐富的人。
如果你不是豐富的人,你的談吐是不會有這個魅力。
所以如何變成一個豐富的人,是成功者非常重要的條件。
自己非常慶幸我是去美國念博士,那五年讓我有時間改變我的思維。
我把我的思緒整個沉澱下來,開始對時間看得不是那麼功利,開始也體認到讓自己變的豐富,是我未來要成功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。
於是在那五年中,我沒試過的事情就盡量去試、去玩、去學。

慢慢的,我打開了我的眼界,也讓自己的雜學越來越廣。
雖然這些雜學跟我的研究不直接相關。
但對於我後來在跟不同人的接觸,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因為這些雜學,我比較能夠跟初識的人交談。
因為這些雜學,我也開始比較有機會在我懂的事情中找到對方有興趣的話題,進而營造一場有意思的對話。這對我的事業發展,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各位在畢業後,就要開始進社會工作。
一旦開始工作,你就會覺得時間很寶貴,時間的運用只會變得更功利。
千萬不要這樣!
丙紳給大家的第一個建議:
「請努力讓自己成為更豐富的人,千萬別像我以前那樣成為一個只懂專業,其他都不懂的貧乏之人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個故事要跟大家分享的,是我人生中一段非常可恥、不堪的過去。

小學的時候,我唸的是台科大後面的公館國小。
公館國小是非常棒的學校,班級少、人數也少,號稱是台北市的森林小學。
在我念的時候,有不少同學是台科大、台大、和民族國中老師的小孩,所以課業競爭頗為激烈。
曾有過某次段考,兩三位同學滿分並列第一,其競爭激烈可見一斑。

在班上成績,我一直都是第一、第二。
在同學心目中我就是好學生的化身。
直到小學六年級那年,老爸要去美國擔任訪問學者,我們全家一起去美國生活一年。
離開前跟國小談好會回來參加畢業考,跟同學們一起畢業。
為了怕之後進國中跟不上,老媽把小六的課本、習作都帶去。
在美國那年,除了美國的課業外,也同時修習台灣小六的教材。

很快的,一年的時間過去了,我回到了公館國小。
能跟朝思暮想的死黨好友重逢,歡喜之情自不在話下。
過幾日畢業考開始了。
考數學,沒問題!考自然,piece of cake!考國語時,完了,有個字想破頭都不記得怎麼寫。
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非常清楚,那個字是困難的「難」,想來還真是諷刺!
不會寫這個字的話會被扣好幾分。
小學六年來都是考第一第二的我,怎能在最後一次留下難堪的紀錄?
虛榮心作祟的我,竟鋌而走險,把手伸進抽屜裡。
在同學鉛筆的沙沙聲中,偷偷翻著書,往下偷瞄。
我的冷汗直流,心臟快從口中跳出來,心中不斷OS:怎麼那麼難找?翻著翻著忽然被我找著了!
把「難」填上了考卷後終於鬆了一口氣,從容的交卷。

過了幾天,成績公布了,我是第三名。
一群死黨好友們簇擁著我,七嘴八舌誇我好厲害,一整年沒上課還能考第三名。
當時,我完全高興不起來。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深刻感受到,一個人拿到不屬於自己該拿的東西,是得不到真正的快樂的。突然間,有一位家裡環境困苦、課業表現很不好的女同學,走到我們旁邊。
她淡淡地說了一句:「我都看到了喔~」。
其他同學不知她在說什麼,我聽了卻是肝膽俱裂。
以為天衣無縫的事情,沒想到竟然被人看到了!
我的死黨問她說:「你看到什麼?」,
她說:「我看到他偷翻書!」。
此時我臉色蒼白,不發一語。
可死黨們卻群情激憤,你一言我一語:「妳在胡說什麼!」、「他是好學生怎麼可能作弊!」、「妳是在嫉妒吧?」、「嫉妒人就隨意中傷別人?真有妳的!」

我萬萬沒想到情勢會如此逆轉!
但在當下,我,沒有勇氣跟死黨們坦承她是對的。
我只是不發一語看著她被其他同學一句句地責難,心中祈禱著事情不要鬧大。
所幸此時上課鐘響了,大家回座位上課,後來也不再有人提起這件事。
我心中非常慶幸事情就這麼落幕了。
之後畢業去唸民族國中,一路順利的進建中、台大、美國留學,最後很幸運的回台大做我最喜歡的工作。

可是這三十年來,有著數不清的夜晚,我在夢中回到了當時死黨們責難女同學的場景。
她那啜淚、紅著眼眶、不甘願的神情,我永遠也抹不掉。
三十年前雖然我過關了,但是害沒做錯事的人因我無恥的錯而被眾人責罵,那良心上的譴責,是我一輩子都掙脫不了的。
特別是我當老師後,每當告誡同學不要作弊和作弊的可恥時,心裡總會浮現出那位女同學的臉。
她的眼神,彷彿在無言地控訴我:「你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!」

各位未來的人生,一定會碰到各式各樣的試煉。
我真心的想告訴大家:不要作弊,不要取巧,一切就憑自己的實力吧!
靠作弊得來的功勞成就,你得到了也無法得到真正的快樂。
一個人或許可以騙的了全世界,但是卻騙不了自己。
你幹了什麼勾當,你自己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或許在當下你可以昧著良心做事,但是你的良心是不會放過你的。
它,往往會在午夜夢迴中,或在你道貌岸然之際,偷跑出來大口大口地囓咬著你的心。
你逃不開,也躲不過!

步入中年,我有著很深的體會:人對於過往做錯事的悔恨與羞恥之情,會隨著歲月而放大。
年輕時不覺得怎樣的錯事,往往年紀大再回來看時,才發現自己傷害了好多人,內心充滿著無比的懊悔。
對於即將畢業的各位,丙紳給大家的第二個建議:
「這世上再大的榮譽、成就,都不值得你出賣自己的良心。願你們離開台大之後,所作所為都能對得起自己良心;人人都能廿年夜夜好眠到天明,不被冷汗驚醒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三個故事要跟大家分享的,是我在台大電機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學生。
念一在大三的時候,跟著我做專題研究。
每當我對專題學生講課時,他總是非常安靜地坐在最後一排聽我上課。
就這樣,跟著我做了一年的專題研究。
在大四那年,念一跟我說他決定要轉換跑道,想考財務相關的研究所。
但他父親覺得好不容易把孩子培養到台大電機畢業,看到孩子想放棄電機的專長往別的領域發展,父親氣得好幾個月不跟他說話。

堅持自己想法的念,還是準備去考財務工程的研究所。
隔年,他落榜了。想像一下,當你老爸叫你不要去考,你偏要考,結果還落榜!這是多麽的難堪?

但這孩子的脾氣真硬,他決定大五延畢再重考。
結果隔年,又落榜了。
想像一下,你老爸叫你不要去考,你偏要考,還連兩年落榜。這會是多大的打擊?多麽的不堪?

不得已,只能接受現實,畢業入伍。
我永遠記得那時候的他,是多麽的落寞、沮喪。
後來偶而在臉書上關心他的消息。
但並不是很常看到,讓我總惦念著。

半年後,除夕的前一天,我突然收到他祝我新年快樂的簡訊。
很高興看到他的簡訊,我回了他:「最近過得如何呢?有機會老師再請你喝咖啡聊聊~」。
沒想到一分鐘後立即收到回應:「老師現在在哪呢?我就在老師家附近!」

哇咧,被抓到了!只好請他喝咖啡了 (笑)。
在溫州街的咖啡店一起吃下午茶。
我發現,這孩子好像有點不一樣了?侃侃而談,熱情洋溢。半年前的陰霾似乎全散開了!

念一跟我說:「老師,你相信嗎?我現在看到擺地攤的老阿伯,可以跟他聊上三小時!」。
我說:「三小時!你也太會聊了!」。

他說:「老師,我現在才發現,這世上有好多事情是我以前不知道的。
比如說地攤阿伯,我就會很想問他是怎麼決定擺攤的地點?怎麼決定進多少貨?庫存管理是怎麼做的?價錢又是怎麼決定的?我發現這個世界真的有好多值得我學的東西!」

看他這樣,我之前一直為念一擔的心,終於放下了。

雖然他連續兩年落榜,相較於其他人似乎落後很多,但我不這樣想。

因為落榜,被現實人生狠狠打趴到臉被壓在地上,他才發現原來路邊野地上,有著一個以前從沒正眼看過的精彩世界,自己卻從未發覺!於是,他蹲下了身子,謙卑的跟這世界學習。
對於其他升學順利的同學而言,因為人生一切順利,鮮少有人發現自己的不足,遑論低頭去探索野地世界的花草奧妙。
於是,他們錯過了許多。

下午茶結束時,我跟念一說:「老師這麼說你不要生氣。我真心覺得,落榜,很可能是你這輩子發生過最好的事。它使你變得更謙卑地去跟世人學習。若你們同學間將來有人事業有成,我相信你必定在其中!」

後來念一很努力,現在在上海負責帶某個電子商務部門的工作團隊,做得很好,很替他高興!
相較於人生在世七八十年所要面對的生老病死種種困境,落榜、project 搞砸、找不到工作等等,算哪門子的困境?
小嬰兒學走路摔倒,都不會傷很重,因為他很矮。
但大學生打籃球一摔下來,就是骨折。
人生也是這樣,越晚失敗,跌的也越重。
如果人生第一次失敗是五十幾歲功成名就的時候,一失敗可能就身敗名裂,而且因為從沒失敗過,所以也沒有面對失敗的韌性。
一倒下去,就再也爬不起來了。

丙紳給大家的第三個建議:

「年輕人最大的本錢,就是比年紀大的人經得起失敗。不要因為怕失敗,而讓自己失去了嘗試的勇氣、失去了從跌倒再爬起來的韌性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演講的最後,我要跟大家分享我三十五歲以前,人生中最不堪回首的日子。
在座的各位台大同學,包括我自己,很多人從小就迷失在追求各式各樣的標籤中:

我小學的時候,拼的是「全班第一」的標籤;
我中學的時候,拼的是「建中」、「資優班」、「數學競試」的標籤;
我大學的時候,拼的是「系學會會長」、「書卷獎」的標籤
我碩士的時候,拼的是「留學名校」的標籤;
我工作的時候,拼的是「台大教授」的標籤。

在三十五歲前,我的人生似乎就是不斷的追求標籤。
只有眺望標籤,才能讓我生起動機去拼;只有得到標籤,才能讓我感到安心。

悲哀啊,這是一個被標籤桎梏的人生。

在追求標籤的過程,是辛苦的。但總是催眠自己:

「只要進了建中,以後升大學就一帆風順了!」
「只要進了台大,以後人生就一帆風順了!」
「只要拿了名校學位,以後找工作就一帆風順了!」
「只要能進名門公司,以後職涯就一帆風順了!」

只是當拿到標籤後,才發現並沒有得到新的神奇法力,只得到對下階段人生的茫然和空虛。
於是,只好再繼續找尋下一張標籤來追求。如此過程,不斷循環,直到有一天年紀大了,氣力放盡、無力再追為止。

簡直是無間地獄…

這樣的人生會不累嗎?拿掉標籤之後,你還剩下什麼?

為什麼你的價值要由別人來標定呢?為什麼你不能定義自己的人生是否成功?為什麼你要被三姑六婆四伯七叔教你怎麼過人生?

請記住,人生是由我們做過的那些事所組成的,不是由我們收集到的那堆標籤所組成的。

You are defined by what you do, not by what you own.

讓我敬佩的那些前輩:嚴長壽先生、方新舟先生等,他們之所以讓我尊敬,都是因為他們努力投入作的事,讓我深深的感動。他們不需要任何標籤,因為他們的名字,便代表了他們的價值。

很慶幸的,三十五歲後的我也已不再繼續標籤人生了。
在多年的探索之後,我找到了我的夢想、我的使命、和我的方向。這樣的人生,非常充實,非常愉快。

當每個人能找尋到人生方向,活出自己的價值時,屬於我們的那張終極神祕標籤自然會浮現:

人生最該追求的一張標籤,就是自己的名字。

You are what you are, your name shall speak for yourself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後,跟各位報告。
過去幾年我常反思,雖然勇於創新很重要,我也一直鼓勵學生去創新。
但作為一個老師,如果我自己沒有勇氣去面對外界的挑戰,我要如何去告訴學生要勇敢追求理想、勇敢創業?聽在學生耳裡,覺得老師只是創了一口好業。

就如同即將離開校園的各位,我也將從八月起,借調擔任 PaGamO/BoniO 新創公司的創新長職務。
我將與各位畢業同學一樣,勇敢面對外在世界的挑戰,努力實現我創新教育、改變世界的夢想。

最後的最後,請容雞婆的丙紳,再次回顧給大家的建議:

1. 請不要成為只懂專業,其他都不懂的貧乏之人
2. 請不要為一時過關而做出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
3. 請正視自己缺乏失敗的勇氣與再爬起來的韌性

各位同學,「臺大」的學歷並不足恃。
如果畢業後,仍自以為有臺大的光環,這是一種悲哀。
「只有放下臺大,才能真正超越臺大」,期許我自己與畢業的各位同學們,都能在世界的舞台上,創造出屬於我們自己的價值,讓自己的名字成為真正發光發亮的標籤!

--

1442725430532.png

from 蘋果日報
2016年06月10日00:06      
作者:王泰俐 台灣大學教授

 
今年台灣大學畢業典禮的演講嘉賓,是校內電機系老師葉丙成教授,以推廣台灣翻轉教育和線上開放課程,聞名各界。他跟全場聽眾分享他人生最大的挫敗,一是小學畢業考國文作弊,二是赴美留學參加同學的派對趴,不知道該如何與人聊天。他希望能讓台大學生提早感受到這些「人生不堪的挫折」,進而對人生道路有不一樣的思考。
 
一場畢業演說從個人的經驗談起,當然符合亞里斯多德的修辭學中,訴諸個人經驗以及情感訴求,目的無非希望聽眾能產生共鳴。然而,一個台大教授一生當中最大的挫敗,竟然是小學作弊以及無法跟美國研究所同學聊天。
 
一個推動台灣翻轉教育、主持台大線上課程(MOOC)並締造兩岸三地線上教育最高點閱率,同時創辦線上教育遊戲PaGamO,並獲得鴻海近2億元台幣投資成立新創公司(BoniO),也即將借調去擔任該公司的創新長……這麼一長串令外界深感好奇的人生經歷中,都沒有任何挫敗或不堪,值得跟大家分享?反而是一個小小的作弊和出國留學的跨文化交流經驗,成為葉老師一輩子心頭的夢魘,希望藉此經驗來「放下標籤,活出自我」?「放下台大,才能超越台大」?
 
這樣微小的挫折,如果竟成為台灣社會菁英心頭最難以跨越的挫折,著實令人擔憂台灣菁英教育下,菁英學生面對挫折的能力與勇氣。
 
今年五月底,比台大更強調菁英教育的哈佛大學,畢業典禮請來的演講嘉賓是2次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的史蒂芬史匹柏。他大二時輟學去追尋電影夢,37年後才重返校園獲得大學學位。他分享的主題是「順從直覺,做你自己人生裡的英雄!」
 
而去年,哈佛大學畢業典禮的演講嘉賓是哈佛大學校友、知名女星娜塔莉波曼。她分享當年如何頂著哈佛光環,看似人生勝利組,但在電影圈中如何從底層做起,如何走出自我懷疑和缺乏自信的泥淖,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,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情:「缺乏經驗,引導我走出一條自己的路。」
 
外國的月亮,不見得比較圓。但是同樣標榜菁英教育的哈佛大學,畢業典禮的演講,確實得以讓一群菁英學生從演講中獲得啟示,如何走出菁英的標籤,腳踏實地,畢業之後在真實世界中拼搏。
 
台大的畢業典禮演講,如果能夠超越國小作弊的層級,真正啟發學生,如何忘了「台大」標籤(當然更無須時時想著「超越台大」),如何讓自己的心歸零,如何進入真實世界,從頭開始拼搏,主宰自己的人生,相信能夠引發校園以及社會更大的迴響和共鳴。
--
http://www.journalism.ntu.edu.tw/p/faculty/fulltime#1111

王泰俐    教授
聯絡電話(1):(02)33669840
聯絡電話(2):(02)33663131

E-mail:tailiw@ntu.edu.tw
授課領域:當前新聞議題講座、電視新聞雜誌、新聞媒體與八卦文化、傳播研究方法、電子媒體實習
研究專長:媒體效果、電視新聞、八卦文化、網路傳播、政治傳播

學歷
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新聞博士
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

    梁丸懶人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