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下午的車回斗六,到斗六已7點初頭,雅雯來車站接我後就去斗南米糕吃點東西~
然後再去全聯買一些吃的,最後就回家了。
剛好是接近中元節,騎回家的路上,發現夜晚的月亮很美~

回到家,稍做整理,然後就去阿公家做頭七。
頭七的時間是從晚上9點開始,一直到11點左右。
叔叔、姑姑及堂弟妹們大都有回來~
和他們寒暄幾句,但只限於片面的聊天,問最近在做什麼呢?工作、課業好嗎?
可能隨著年紀增長,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圈了~
而我大都在新竹上班,除非是團圓的佳節,不然要見面聊天的機會不多~
另外,我發現一個現象,結兄妹們,只有我在外地討生活 >"< 

戴上麻帽,隨即由十方禮儀社所請的人來誦經~ 誦的經典不是很輕楚,
大概知道人死後,會脫離身體的束縛,不受七情六慾的牽絆
死後的第6天晚上會回來~
這時後念經,若死者有「聽到」,最容易「悟道」,也算是功德一件。

念完之後,由長孫(也就是我)擲筊,問阿公有回來聽經嗎? 
聖筊 (此時心裡有個疑問:萬一是笑筊,不曉得會怎樣?繼續再念經?)
大家休息一下,之後再繼續誦經,誦完後
勝策拿著阿公的照片,我拿著香灰爐,姑姑拿著雨傘到門前
隨後開始燒金銀財寶給阿公,燒一段時間後,就回來把所有的儀式做個ending~

之後才知道除了頭七,還有二七、三七、五七、滿七的儀式
所幸現在的禮節漸漸地一切從簡,而我們則是把二七~滿七可以做的,
全部都在頭七做完了。
或許現在已從農業社會轉成工商業社會,已把繁雜的細節給省略了~
是cost down? 節省時間? 還是漸漸少了農村時代的熱情?

有守靈到半夜1點多,之中和依如聊天,得知他要考公務人員
和他分享的故事,又是另一段插曲,只是那時後爸爸來了~
告訴我們沒事就先回去休息吧,於是結束了我和她的對話...

--
「頭七」由孤哀子負責準備祭品;
「二七」由媳婦負責;
「三七」由出嫁的女兒負責;
「四七」由姪女負責;
「五七」由出嫁的孫女們負責;
「六七」由出嫁的侄孫女或曾孫女負責;
「七七」或稱「滿七」由孤哀子負責!
--
曾祖父+曾祖母=伯公,阿公,叔姑,大姑婆,小姑婆
阿公+阿媽=爸爸,叔叔,姑姑
爸爸+媽媽=我,憶欣,雅雯
叔叔+嬸嬸=依如,依可(沒回來),子騰(沒回來),勝策
姑姑+姑丈=成宏,秀芳(沒回來),秀紋

其實我的家族非常的大,
不過也驗證了一句話:樹大分枝,人大分家。
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圈,各自有自己的因緣要了~
但不管如何,我仍是會試著去抓住能聚在一起的時間
試著去幫助我的堂弟妹們,讓他們有更好的生活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梁丸懶人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